由苏州公务员爆18万年收入论如何提高军事职业吸

时间:2019-08-31 15:52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最近某网站爆出2018年苏州公务员平均工资18万的消息,一时引起热议。很快网友划分为两个阵营,既有表示表示出羡慕和“柠檬”心理的,认为公务员“既有铁饭碗又拿高薪,还有升职空间,也只有体制内才能同时拥有这么多好事”;也有认为这份包括公积金在内的所谓“高薪”其实并不高,其实只是一种劳动价值的体现,“你行你也考公务员拿高薪,不行就别逼逼”。

  同时也有网友爆料,这个18万的年薪是有保留的,而且只是新入职的低级别公务员的收入,在当地科处级以上拿的更多,差不多有“30多个”。更有人说,你们真是少见多怪了,在江浙广东一带经济发达地区,比如广东,哪怕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务员,一年收入也不会低于25万,在深圳平均收入能够高于公务员的,也就只有华为、腾讯等寥寥几家名企,而且公务员的收入一般是只升不降的,没有私企那么大的压力。

  当然,由于公务员收入的大部分来自地方财政,比如苏州公务员之所以拿这么高工资,是因为苏州的财政收入几乎可以排到全国市一级的前五位;而那些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公务员,收入就没有这么高了,有的地方据说还经常拖欠工资,甚至靠贷款发工资。不过平均起来,去掉“最高分”和“最低分”,如今在大部分地区的公务员,都已经是当地的高薪阶层,其收入高于95%以上的体制外劳动者。特别是在经济形势不好、钱不好挣的时期,公务员的这种优势就更显得天独厚。

  在这些不淡定的人群中,就有来自部队的一些官兵。他们有的说:“按平均线来看,部队里正营这个级别应该是均位了,但是正营军官一年也拿不到18万啊……”

  即便加上房补和公积金,恐怕也才勉强够上,然而部队里的房补与公积金,只是一个空帐号,通常情况下是拿不到的。公积金还好说一些,买房时经过层层审批毕竟还能用上,但是房补却只有退役之时才能见到,而且往往要滞后半年到一年,如果是军转文的,对不起,继续挂着帐,无论如何也是比不过公务员的公积金与房补随时可取、甚至发到银行卡上的。

  更有人说:“传说中的军人工资,要比公务员高出20%呢?这跟18万的平均数一比,不但没高出20%,还差了不只20%啊!”

  实际上,首先因为18万是苏州一个经济发达地区的情况,在全国不具有普遍性,因而不能作为参考比较的对象,比如在西部等地区,军人工资要高出当地一倍还要多;其次是仅就工资而言,军人工资比公务员工资高于20%,这个多数确实已经是事实。因为军人的工资即收入,而公务员的收入不仅包括工资,还包括什么绩效奖、公积金、车补、房屋维修基金等等,多得数不清的名目,工资可能只有几千块,但其他都加起来就非常可观了。

  更为关键的是,关于军人工资要高于公务员20%这个说法,却一直找不到权威的官方出处,据说是来自一本《军官手册》里。显然,这是不具有法律效应的,更多是聊以的性质。

  官兵为什么总喜欢跟公务员进行比较?恐怕是因为,这是两个工作性质最为接近的两个职业和群体。一文一武,都是体制不可缺少的依靠力量。

  一个是国家工作人员,一个是国家暴力机器,一个维持运转,一个保护运转。无论从性质、地位、重要性来说,都难分伯仲。就社会地位来说,至少都属于政治上比较受到看重和尊重的“体面”角色。

  但是就职业的艰苦性和特殊性而言,军人的付出与收获,则远远不如公务员更具有“性价比”。军人向国家让渡了很多自己的权利,比如自由迁徙的权利、合理休息的权利、甚至是生存生活的一些基本权利,同时在职业危险性、自由度以及对家庭生活的影响上,都比公务员牺牲要更大。特别是公务员的职业是稳定的,而军人大多数还有二次就业的麻烦和“关卡”,考虑到这些,理应比公务员拥有更多的职业补偿和回报。

  而遗憾就遗憾在,由于军人群体数量众多,由于长期以来的牺牲奉献教育也使得一些人产生了“讳谈利益”的错误观念,也由于报酬主要全部来自中央财政,不得不考虑到一个社会平衡与公平的问题,不像公务员同时还有地方财政支持那么具有灵活性,于是造成军人的收入与其付出相对甚至极度不对等的情况。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军人的职业自豪感,特别是职业稳定性。

  每个人都有权力、资格拿到与他的能力、素质、资历相匹配的收入,这是每个人选择职业并为之投入、努力的基本动机,军人也是人,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,军人不可能超脱世外。特别是那些高考成绩可以进入985、211高校,后来选择了从军路的官兵,其面对当年同学的发展与收入所形成的反差与失落,更容易导致思想的不稳定。

  当然,影响军人职业自豪感与职业稳定性的因素有很多,工资收入依然不高、不具有社会比较优势和吸引力只是其中之一。

  实际就待遇而言,收入只是一部分。作为物质生活基础,住房、医疗与子女教育同样都是大头。即使是收入很高的公务员,如果尚未解决住房等问题,恐怕那点看起来很高的收入也只能是捉襟见肘。比如苏州房价3万,年入18万算高吗?

  对于军人来说,住户、医疗与子女教育这些,与公务员相比,又解决得怎么样呢?可能只有医疗这方面能够持平或者稍有胜出了,当然医疗条件好坏是另外一件事,边远艰苦地区“看病难”的问题仍然有待进一步解决,但毕竟大多数现役官兵的家属和子女基本享受了相当于免费的医疗。

  但是住房和子女教育这方面,跟公务员完全不能比。且不说许多公务员都享受了福利房,初入职的也能拥有廉租房,即使是不得不去购买商品房,其所拥有的公积金也基本可以做到几乎不用再额外掏钱了。而广大官兵一是房补和公积金拿不到手,二是统建房大多数人不够条件、等不到。边远艰苦地区的更因为信息闭塞,错过了哪怕是自购商品房的许多机会。

  子女教育方面,公务员近水楼台,人脉广加之利益交换的存在,孩子就学几乎不存在任何困难,而且差不多都是好学校。军人则不然,如果驻地在城市或者周边并且与当地政府关系还算不错的情况下,能够帮助官兵协调解决一些问题,但想进好学校恐怕也还要自己多出钱出力;如果是驻在边远艰苦地区、或者是孩子放在老家,则入学成为一个极大的困扰,经常是想花钱都找不到认识的人。在这方面,国家也并无统一的向军人子女倾斜的入学政策。

  实际上,如果从根本上解决了住房、医疗和子女教育这些难题,很多官兵表示:其实目前的工资水平即使不涨,也差不多够用了。否则,出于很大程度上的委屈、焦虑与补偿心理,官兵还是把期盼涨工资作为唯一实在管用的安慰的,而且涨多少都仍嫌不够。

  最近,官方公布了2019年最新士官选晋政策,既从宗旨上规定“主战岗位紧缺的士兵,优秀的中高级士官,要最大限度地留住”,使之成为一个“最硬核”的政策;又从编制、文凭、专业年限等方面,取消了许多过高的限制和门槛,使之成为一个“最宽松”的政策。

  史上“最宽松”士官选晋政策的出台,实际上是缘于一个不得不重视的事实:既有我们想留的受条件制约留不下的问题,也有许多义务兵、初级士官留队意愿不大的问题。虽然近几年通过涨工资,士官留队和续签的比例在增加,但据了解多数也是位于机关、院校和驻城市部队,而对于野战基层部队来说,改观并不明显。

  来自“一号哨位”的一份调查显示,影响士官留队意愿的诸多因素之中,要求“提高工资待遇”的只占了12%的比例,而排在前两位的,一是“提供家庭服务”,二是“拓宽职业发展”。一言以蔽之,主要还是一个“后院”与“后路”的问题。这两个问题再上升为意识,可以基本得出一个结论:影响官兵留队意愿、影响官兵思想稳定和队伍稳定的,主要还是幸福感、获得感与价值感。

  80后、90后这一代人生长于思想管制相对宽松的环境中,价值观远比上一代更为多元化,在传统的“星辰大海”的主流价值观,与升官发财的世俗价值观之间,逐渐形成了一种居于中间地带的“佛系”价值观:宁愿当一个普通人,追求差不多就行,家庭比单位更重要;抓住眼前,过好当下的现实生活;别太苦太累,“车厘子自由”与时间自由、精神自由同等重要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就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新赋值和新向往,也是他们多数人理解的“幸福感”。

  而价值感在于,要让这段军旅人生的付出变得有意义,无论是对于国家、军队还是个人、家庭。个人价值要与军队梦想同频共振,而不被埋没被浪费被牺牲,不是把有限的青春浪费在无休止的、低层次的拔草迎检抄笔记上。获得感,既包括个人的成长进步,也包括通过军旅经历给自己和家庭带来的阶层进步与跃升,获得更加稳定的工作、收入以及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。就当前来说,职业化的靴子迟迟不落地,而地方安置形势又令人无奈与心虚,“越早走越有利”的观念已有一定市场,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看不到职业发展的未来目标,更看不到任何职业优势,再加上“变态管理”的困扰与羁绊,于是也就很难产生什么获得感。

  所谓“当前社会主要矛盾,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”,其实就是指的这种矛盾。可惜很多居高位者并不理解,思想观念仍然停留在过去,如此之下,恐怕再涨多少工资,再出台多少“宽松”政策,也仍然治标不治本,管一时管不了长久。

  看到地方公务员晒出高工资而不淡定,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。军人也是人,食人间烟火,更有老婆孩子要养,有资格拥有对美好生活的一切向往。

  当然,也要正确看待,不可盲目攀比。客观来说,就全国平均水平而言,当前军人工资水平已经居于社会中等偏上的位置了,而作为全国统一吃中央财政的开支群体,也不可能总拿吃地方财政的高位收入去衡量。而且,“升官发财莫入此门”,军事职业是天然地强调一定的牺牲精神的,我们理应怀抱更多的“星辰大海”。收入过高,也未必就没有“逆淘汰”的危险。

  未来军改,仍会继续增长官兵收入,特别是调整薪酬结构,体现更向基层倾斜以及更加突出岗位贡献的作用。功成目标,军人工资是要较同期公务员高出约30%这个水平,在稳住军心的同时,也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加入。

  但也正像前文所述,涨工资只能解决一部分人的一部分问题,并不能解决所有人的所有问题。在如何增强军人的价值感、获得感与幸福感方面,我们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  在加强思想教育的同时,有些领域也要积极按照经济规律办事,并在管理上赋予更多符合科学和人文精神的内涵,特别是在人才的引进、使用、激励和保留方面。